<thead id="ztp5d"></thead>
<var id="ztp5d"><strike id="ztp5d"><listing id="ztp5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ztp5d"><span id="ztp5d"><menuitem id="ztp5d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
<var id="ztp5d"></var>
<var id="ztp5d"></var><menuitem id="ztp5d"><strike id="ztp5d"></strike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ztp5d"></menuitem>
<var id="ztp5d"></var>
<var id="ztp5d"></var>
<menuitem id="ztp5d"><strike id="ztp5d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ztp5d"></cite>
您的位置首页  广州魅力  美食

摘星、恢复堂食!广州餐饮的烟火气正在回归

摘星、恢复堂食!广州餐饮的烟火气正在回归

  央广网北京4月24日消息 4月9日至4月11日,广州白云、番禺、增城、海珠、越秀和花都6个区,先后宣布暂停堂食,餐厅仅允许提供外卖订餐服务。而后,短短一个星期内,广州全市的堂食都被全面暂停。

  一年不到的时间,广州餐饮就遭遇了两次大规模的堂食暂停,而这也是2020年疫情以来,广州餐饮第三次被疫情重击。

  4月20日,增城、海珠、荔湾三区发布公告称,疫情管控情况乐观,将逐步恢复餐饮服务单位的经营活动;4月22日,广州行程卡宣布摘星,白云区所有中风险地区也降至低风险,自此,广州全域进入低风险。

  开店四十年,安乐炖品的老板已经见惯了广州多年的起起落落,正如他一直相信的那样,这次的困难很快也会过去的。

  有着相似想法的并不止安乐炖品。过去暂停堂食的一周里,广州的餐饮门店虽然受到了一定的冲击,但强风并没有掀翻“老广”们扎下的根,大部分广州餐饮人仍在挑战中砥砺前行。

  前不久,广州市大规模暂停堂食。4月19日晚上8点,下着细雨的海珠区市二宫,明显比平时冷清的多。

  往日大排长龙的“芬芳甜品”,有几个员工正在打扫卫生。据说,暂停堂食的这周,门店关闭了五天,4月20日才开始重新营业。

  为减少因人员聚集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,4月18日,海珠区发布公告,决定继续强化全区各类重点场所疫情防控措施,堂食的重启时间也从18号延长到21号。

  “芬芳甜品”不远处的“红辣椒”川菜就因为堂食暂停的时间延长,宣布闭店休息两天,门上仅仅剩下一张告示:“18-19号厨房更换设备,暂不营业”。

  位于南华东路的“聚友居美食”,已经卖了十几年的蒸饭,平常来光顾的基本上都是附近的老街坊和学生。18号中午的时候,不少熟客很关心店铺的情况,都来询问明天能不能恢复堂食,但老板下午五点就收到了通知,堂食恢复得需要延长。

  “2020年的时候,我们关了一个多月,后来还是忍不住了,还是要回来开店”,即便这周暂停了堂食,但聚友居还是每天照常营业。按照老板的说法,其实开店也赚不了多少钱,但比起百无聊赖地待在家里,他还是想“打开门做生意”。

  平日里夜市兴旺的同庆路,也黯淡了下来。据安乐炖品的老板所说,而少了堂食之后,同庆路的宵夜档口基本都选择了停业。

  奈雪的茶在广州有数十家门店暂停营业,部分门店暂停堂食;以饭湘许有一半的门店完全停业,仅有7个店仍在做外卖。而一些广州美食老字号,都在封控期间,为了配合防疫防控工作,都选择了关闭部分门店或者主动停业。

  不能堂食,影响最显著的就是门店的营收。暂停堂食后,广州餐饮不论是连锁店还是街头小店,营业额都不免出现下降。

  据了解,受这一轮疫情影响,老湘村·湖南土菜共有30多家暂停堂食。“白云区是全都关店了,其他店能做外卖的就做,按现在的情况来看,第一季度的业绩会比去年同比下降20%”,老湘村创始人易志勇说,深圳的疫情才过去没多久,广州的疫情又暴发,连续的疫情导致其整体损失过千万。要做好疫情防控,这也是没办法的一件事。

  “霞女美食”曾经被多家媒体打卡推荐。堂食暂停后,老板娘霞姐说:“收入最多只能有平时的三成,本来午市学生很多的,现在学校都不让上学,怎么可能有生意。”

  除此之外,疫情的暴发让各式原材料的价格水涨船高,也让“霞女美食”倍感压力,一箱鸡蛋入货价从120元涨到了280元,是之前的两倍多。

  “我们外卖的打包费只收1块,但还是有不少人嫌贵,我连包装盒的价格都亏在里面了。”霞姐表示,幸好现在外卖生意还不错,勉强维系门店生存还是可以的。

  更为庆幸的是,因为门店铺位是自己姐妹几个早已买下的,所以“霞女美食”也不用负担高额的房租。而位于他们对面的两家店,就远没有那么幸运了。

  “他们最近都只有两三百的日收入,别人问也不敢说,都是没人的时候自己小声嘀咕。”霞姐表示,她们的店虽不是在闹市的中心地带,但房租也都在一万以上,日入三百意味着连房租都无法支撑。

  确实,不同于“霞女美食”“聚友居”这样老牌的街坊生意,一些没什么名气的店,既没有办法招揽到新的顾客,也没有多少老顾客留存,生存状况大都比较惨烈。

  除此之外,这轮疫情也打击了不少广州餐饮新人们。主打手打柠檬茶的饮歌开业仅仅两天,就遇上了暂停堂食的风波。“本来想着新店开张,看看效果怎么样,现在也没有办法了。”

  老板小袁本来是做电信类工作的,第一次尝试餐饮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情,实属无奈。据他透露,这几天每天都仅仅只有几十块的收入。

  去年11月正式开业的心桥咖啡也因为营业额惨淡,索性关店三天。老板Ken起初把店选址在海心沙,就是看中这里是旅游商圈,经常会举办大大小小的活动。

  “本来四月至少有四五场演出的,因为疫情,演出暂停,可人流量和往日完全没有办法比。”Ken现在只希望5月的那场大型活动能顺利举行,给店里带来点活力。他本来还打算开一间轻食店,如今也只能暂且搁置。

  以饭湘许的创始人黄瑶表示,“损失固然会有,但我们在心态上的预期会比之前做得更好些,现阶段就是把能做的事做好”。

  前不久,以饭湘许的潘店长和唐总厨收到堂食暂停的通知后,第一时间就组织了员工们做好防疫,同时有序地开展相关工作。唐总厨还将厨房“搬”到了自己家中,让回不去的厨师们住在自己家里。

  4月初,负责广州区域的刘旭就已经在营运会议,职能部门主管会议中多次提醒同事要准备好生活必需的物资,储备干粮。

  老湘村则是提前在外卖上做了不少功夫,通过进一步加强外卖平台的运营管理,提升外卖顾客的满意度。

  易志勇说:“我们现在的外卖评分基本上都在4.8分-4.9分,整体的曝光和单量以及转化率都有所提升,外卖的业绩比起去年同比增长了20%左右。”

  特色连锁餐厅大鸽饭则是主动放缓了扩店脚步,同时向员工保证,不管疫情作何影响,对员工都“不裁员,不降薪”。其创始人黄小华说:“我们每天都会保证员工的员工餐和日常生活,也叫员工不用担心,不论发生什么都不会裁员和降薪。”

  “食在广州”,是大众对广州作为美食之都的赞誉。而疫情之下,“食在广州”则变成了广州餐饮人坚守的信念。怀着一颗炙热的心,相信广州餐饮人一定能克服难关!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热网推荐更多>>
永久AV日韩